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>新闻快递>>公交影音>>文章内容
女售票员在公交枢纽站3次被围殴
发布时间:2010-06-12   点击:426   来源:本站原创   作者:
  

坐“乘务员专座”起纠纷,一女子称“我姨夫是派出所所长”
湟里派出所会同武进区公安局刑警、督察大队正在调查

 

被打的洗车工

  趁女售票员起身售票,一女乘客坐上了“乘务员专座”,由此双方产生口角。公交车到达底站后,面对女售票员的不敬言语,女乘客一边喊来父母,一边称“我姨夫是派出所所长”,与之争执并扭打。当女售票员出门报警返回时,女乘客的几名亲戚也驱车赶到,并与其父母一起在民警眼皮底下两次围殴女售票员……

  一

  昨天上午,记者在市第一人民医院观察室见到312路公交车售票员王路时,身穿蓝色公交制服的她,正躺在病床上接受输液治疗。相邻的病床上,躺着一位右脸肿起的男子,名叫孙永兵,是武进东安公交枢纽站的洗车工。王路的脖颈下方有一大片红色划痕,左眼明显青紫,左脸外侧有一道长长的划伤,蓝色制服上还有斑斑血迹和一个脚印。

  回忆起10日晚上那一幕,王路眼神中充满了恐惧。“我们的车是从常州火车站开往武进东安公交枢纽站的,大概6点左右到了武进人民路站。”王路说,人民路站上来10多个乘客,其中就有一个拎白包的年轻女子。“车开动后,我从售票员位置起身在车厢里售票,那女子随即坐了我的位置。”王路对她说,这个位置不能坐,那女子则答,等你回来就让给你,“可等我售完票回来,她仍坐着,我就说‘麻烦你起来’,她却说‘座位是你的啊,上面有你名字哒?’”王路听了,便指着“乘务员专座”字样给她看,女子这才一脸不高兴地起身。

  王路重新回到座位上后,就听见那女子在打电话,“好像是在和她父母通话,说‘我在车上的,你们到汽车站等我’之类的。”王路说,当时她并未放在心上,公交车到了东安公交枢纽站后,等乘客陆续走光了,她就拿着拖把在汽车车厢里打扫卫生,哪知那女子并未离开,便与王路开始了口角,“她说要投诉我,我说你可以投诉,后来讲着讲着她就冒出两句‘不瞒你说,我是派出所的’、‘我姨夫是派出所所长’,我听了很生气,就问她你是哪个派出所的?后来就回宿舍去了。”

  二

  没过多久,正在宿舍休息的王路听到楼下有吵闹声,发现是那女子的父母正拉住自己的一名同事,大声说着什么,便起身下楼准备解释,“我刚走到楼下,那女子就用手指指我,她父亲就冲上来一把抓住我衣领打了一巴掌,当时我领口的领带掉了、扣子掉了,连我戴的一条金项链也断了,后来他又踢了我两脚,女子的妈妈也抓着我的头发不放,女子冲上来也踢了我一脚。”看到3人围殴售票员,在场的公交职工上前劝阻,有人拨打了110报警但未接通,于是在同事的帮助下,王路躲进了站务室。

  “我一直问他们(同事)报警没有,他们说没人接,我就说我自己去。”王路告诉记者,她跑到门口大路上,准备到附近的东安派出所报警,半路恰碰到一朋友,说了自己的遭遇后,朋友表示他去报警,让王路先回去。王路称,当她走回公交站门口时,来了一辆黑色桑塔纳3000型轿车,将公交站唯一的大门给堵了,车上下来好几个人,下来就问是哪个人,后来就冲上来打她,洗车工孙永兵就是在劝阻时被打伤的。

  “我看到几个男的在打一个女的,就上去拉住打得最凶的一个男的。”躺在病床上的孙师傅回忆说,他刚刚拉到那个男子的手臂,就被他一把抓住,放到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口。记者看到,孙师傅左手手指上有明显的月牙形伤痕,“另外一男的抱住我的腰,还有两个男的就用拳头打我脸。”经诊断,孙师傅多处软组织挫伤,一处咬伤、鼻梁骨折。

  据王路和孙永兵回忆,这伙人在公交站场内殴打他们时,1名民警和2名辅警已经到达。几名打人男子被劝开后,王路躲进了站务室,为保护她不再被殴打,站务室门口站满了公交职工。“那时候又来了一批穿着联防制服的人,其中有人和我们同事吵起来。”王路回忆,大约到了晚上9点多,那女子的母亲和3个人突然冲进站务室,对她拳打脚踢,联防进来制止后,那些人退了出去,但隔了不久,那些人又一次冲破同事组成的“人墙”,将她按倒在地上,用脚猛踢她的肚子。一直到晚上近11时许,才稍微平息。王路被朋友用车送进了医院。

  三

  昨天下午,记者在武进区湟里派出所见到了王路所说的拎白包女子严小姐。面对记者,严小姐讲述了当时的情况。

  严小姐说,今年4月15日她动过一场手术,6月10日那天是上班第10天。“我下班了在湖塘中医院那里等公交车,等了很久都没来,后来来了一辆312路,我就上去了,上面人蛮多的,我看到一个售票员位置空着,就坐了一下。”严小姐称,当时之所以坐售票员的位置,是因为以前看到有乘客坐过,并且自己“刚刚开过刀,身体有些不舒服,想休息一下”。严小姐称,没想到售票员看到后硬生生地说了句“你站起来!”她并未理睬,后来售票员和司机说:“不要开了,等她站起来再开车。”想到不要因为自己影响了众多乘客,严小姐就站了起来,没想到重新坐到位置上的售票员一路恶语不断,她就准备投诉这名售票员,并打了电话给父母亲。

  严小姐说,到了东安站后,她向司机询问有没有投诉的地方,后来自己记下了一个投诉电话,正准备下车时,当时正在拖地的售票员拿着拖把拦住了她,“我估计她看我记了号码有些害怕了,恶狠狠地对我说‘把电话和地址给我,我要找你有事’,我就说,干嘛要给你?她就拿着拖把下车了,等我下车后推了我一下,说‘你投诉好了,我不怕你’。”在这样的情况下,严小姐说了句“你不要恐吓我,我在派出所工作”,结果售票员出言相讥,严小姐只好又说了句:“我姨夫是派出所所长。”

  严小姐父亲称,当时他和妻子正在附近散步,走到公交站时遇到女儿出来,一见面他就问发生了什么事,“女儿低着头不说话,眼泪下来了,我就问是不是有人打你了?”他告诉记者,当时自己的确问公交站的一个女的是谁打了自己女儿,后来王路看到就冲下楼骂自己,并用手指着自己,“我就打到了她的手,她就一脚踢在我下身,随后就发生了些肢体冲突。”

  至于王路说的其他一些人,严小姐父亲称自己不认识,只知道当时自己的小舅子、连襟、表舅都来了,而且王路当时先动手打了自己的小姨子和连襟,后来大家都忍不住才发生了肢体冲突。但严小姐父亲并不承认有冲进站务室打人的情况。

  四

  在湟里派出所,负责调查此案的副所长徐小江告诉记者,根据目前调查下来的情况看,女乘客严某的小姨夫的确在东安派出所担任副所长一职,而严某自己是湖塘镇镇区治安监控室的一名临时工。

  “情况大致是这样的,110接到报警后,指派东安派出所出警,东安所去了两个民警,但是现场调查时一方表示另一方在派出所有亲戚,民警当即将情况汇报区局,区局高度重视,指令由湟里派出所受理,我们王所长带领民警赶到后进行了处理,目前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。”徐小江称,湟里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,对打人者进行了劝阻,并不存在“不作为”的情况,对于这起事件,派出所将会同武进区公安局刑警、督察大队进行调查。

  图为正在医院治疗的王路和孙永兵。 

附件:
    关闭窗口
    打印文档
    账号登录
    保持登录 忘记密码?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